失控的全球大宽松:永远无法降落的飞行

文/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、高级研究员宋赟“不管是零利率的美国,负利率的欧洲,还是不停降准的中国,其实每个国家都知道宽松不是万能药,但除了放水宽松,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。这不是疫情之后才有的变化,而是过去十年全球面临的困境。自从2008年沾上宽松这幅药,大家已经逐渐上了瘾,知道会越陷越深,但就是终止不了这场无法降落的飞行。”